张向东:让心底的种子去勃发

2019-06-11 13:18:27

author:弘泔检

21世纪经济报道 张勇 北京报道

2013年11月22日,对于张向东和久邦数码是不容错过的一天。

这一天,在美国纽约纳斯达克交易所,他和联合创始人邓裕强以及搭档常映明一起敲响了上市交易的钟声,成为全球首家移动互联网上市公司。10年创业的坚守与定力,终于结出了果实。

也在这一年,自行车狂热分子张向东也完成了他个人骑行五大洲的梦想,继而这些在路上的印记,成为他新书《短暂飞行》的主体内容。

“在路演的飞机上,我开始构思这本书。这个书2/3以上是在飞机上写的。路演时候,一天七八个会,我每个会要讲40分钟。我是团队里体力消耗最大的人。我的搭档裕强在飞机上探头看下我的电脑:这么累还写书?他完全无语。但是我很享受写作的过程,只要打开电脑、打开文件夹写《短暂飞行》,忽然间所有的忙碌、焦虑、商业模式等等完全跟我没有关系了,我是另外一个张向东,作为写作者的张向东。”他如此自述说。

“阅读、旅行与我的创业产生了相互参照、促进的作用。”张向东向我这样解释说,语气轻松。但是这位在创业家、作家和行者等身份间游走的“不安分”分子,所做的事情却没有一件是轻松、容易的,每每做成,既在于他所称的“内心种子的勃发”,也不可以忘记他后天对“定力”的感悟与行动。

有定力才走下去

10年前,张向东和他的北大同学邓裕强一起创办了久邦数码,早期致力于3G门户网站的运营,那是当时中国首个提出免费WAP概念的网站。

这不是他首次创业,毕业不久的他就觉得创业是发自内心的向往,于是做了一个叫“解决”的类RSS网站,这个名字来源于摇滚歌手崔健的同名作品。由于产品做得比较超前,而当时中国的互联网用户才几百万,最后以失败告终。那次失败让张向东学到了最重要的一课,“做现实的理想主义者的公司才能成功”。

如今,完成上市的久邦数码不可谓不成功。3月26日公司公布上市以来的第一次财报,截至2013年第四季度,其战略产品GO系列在Google Play的总下载量位居全球第三,仅次于Facebook 和 Google,其中GO桌面全球用户达到2.69亿,70%的用户来自海外。这也让GO桌面成了国产手机应用在海外最重要的分发平台之一。

张向东点评自己的久邦数码从做3G门户(WAP网站),到押宝“手机心脏”(在塞班系统运行的手机软件),再到做“GO桌面”(在安卓系统运行的手机桌面APP)时说:“趋势是对的。”

他不无感慨道,“我们之所以走得比较长远,一方面是我们有长远的目标,知道往哪个方向走。因为产业变化太快,你做现在的事情,可能过两天它就没有价值了。另外则是要针对现实的情况。就像我们10年前一开始做3G门户网站,后来做移动阅读,做应用软件,基于安卓平台的GO桌面系列应用,都是根据每个时间阶段所做出的针对现实世界的产品。所以我们公司能活得下来,并且实现盈利。”

在久邦数码的三条业务线中,2010年底才上线的GO桌面出发最晚,但走得最快,已经成为公司重要而极具前景的增长动力。GO桌面2013年的营收为2012年的4.5倍。用张向东的话说,移动互联网正在进入货币化阶段。

截止到2013年12月31日,GO桌面全球用户总数突破2.69亿,月活跃用户增长至4600万。围绕GO桌面,开发了超过十款的原生替代及增强应用,为Android用户提供广泛的个性化和效率提升服务,构建了一套完整的产品矩阵。GO短信、GO锁屏、GO天气都是在Google Play上5000万量级的应用,这一级别的非游戏应用目前不超过50款。这一套产品矩阵彼此之间支援协同,已经能够完整涵盖手机上全部的本地化操作,形成了交叉立体的入口网络。

做“移动互联网的个性化入口”,走“来自于中国而服务世界的互联网公司的探索”之路,是张向东与团队在一步步探索中明确的方向,也是他们保持定力走下去的目标。

与世界从“为敌”到“和解”

《21世纪》:你觉得,久邦数码这家公司在行业中的标签是什么?

张向东:标签已经开始逐步浮现出来了,就是移动互联网的个性化入口,当然还要一步步去清晰。

首先GO桌面是一个通用的移动互联网产品,其次它定义了个人的移动互联网终端的操作体验。而且我们不光有桌面,还有lock(锁屏),这个产品在全球的覆盖率甚至比桌面还要高。

我个人觉得,久邦数码至少有两点对于中国互联网发展进程有价值,一个,我们算是移动互联网的开启者,另一个,我们是首个把中国产品覆盖到全球的公司,我们的收入也来源于全球市场。大家会逐渐发现,我们是来自于中国而服务世界的互联网公司的探索,而这种探索还会继续走得更远、更广。

《21世纪》:在做产品、管公司和文学创作与骑行过程中,你是如何保持住“定力”的?

张向东:我觉得定力的前提还是有机遇在其中。很多事情、很多人,都是在年轻的时候在心中埋下一颗种子,在本初的时候,就形成了一些基因在里面。在成长过程中,如果不断反省自我,对人生的方向进行反思,就回避不开这些种子。

就我个人而言,文学是我小时候最大的世界,成为作家是我那时最大的梦想。而这颗种子也一直在我的心中生根发芽,成为我保持写作习惯、用文字去与世界沟通的“定力”所在。

我大学毕业后不久,就决定创业,当时只是觉得只有创业才能容纳、满足你心底种子的勃发动力。加之我的运气比较好,一开始就遇到了像邓裕强这群好伙伴、好团队,大家同甘共苦走到现在。人的性格如此,但也不是说任何人坚持一定就会成就什么。

阅读、旅行又与我的创业产生了相互参照、促进的作用。前两者能让我在一些时候从繁杂、琐碎的创业路上超脱出来,保持一些自由、自我的生活状态。这也许就是当下发生在我身上看似有点儿矛盾的生活状态,但是我很享受这种状态。

《21世纪》:在你人生种子发芽、生长之中,有受过扰动么?你是否有过放弃的想法?

张向东:我举个骑车的例子吧。以前,我在骑行过程中非常不能接受半路放弃、上后援车的事情,不光是对我自己,也对队友有类似行为的表示不以为然。但去年我的一次骑行,山路崎岖而且下着大雨,我就在想着是否要拦辆车,让我能按时完成后面的安排。这就是个机缘,让你想清楚不要拘泥于现实中的某些形式,而是要顺应着去享受做事情的过程,让心里没有障碍。

《21世纪》:在这些看似矛盾的状态中,这些年来让你始终前进的内心动力是什么?

张向东:我开始也不知道,但是近来在与朋友们聊天和写作《短暂飞行》的时候,我逐渐认识到,那就是对不确定性的渴望和追求。创业就是追求个人职业生涯的不确定性啊。骑车我也喜欢一个人出发,去陌生的城市、没走过的路线探行。也许,我就是不愿意去验证别人已经验证过的事情,而总是要去探寻属于我的崭新的一刻。

《21世纪》:你说过“赚钱、创业、环游这些梦”是与世界为敌。何时觉得自己胜利了、完成这个初衷并开始了更远的追求?如今,你在新书中称完成了和解,对自己的未来愿景有什么样的设想?

精彩推荐:开户送体验金可提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