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权众筹到底愁在哪儿?

2019-06-11 04:15:10

author:杨驶

证券时报记者 刘筱攸

“用制度规范来避开灰色地带”――国内股权众筹最早的玩家“大家投”首席执行官李群林这样解释自己推出2.0版本的初衷。

明天,被李群林自诩为“开启股权众筹新篇章”的大家投2.0版就要上线,其中新增项目整合机制、估值市场化机制、领投人与跟投人制约机制、投后管理机制、退出机制、风险补偿机制六大板块。

简而言之,就是股权众筹的规则更加细化。

清科日前发布的研报显示,5月股权类众筹平台投资案例仅17起,筹资金额约为1112万元,占比才刚刚超过产品预售类众筹,达到了54.15%。

股权众筹体量尚小,一部分原因的确是行业还处在发展初期,但也的确折射出了一些问题――行业规则不完善让参与主体(如投资人)有所忌惮。如此,不妨由大家投2.0版的新玩法,来倒推行业究竟出现了什么问题。

先来看估值市场化机制。这个机制推出的逻辑,就是此前估值不够市场化。李群林并没有掩饰大家投此前在项目估值制度上的缺失,他告诉笔者,此前大家投放出的项目估值是由项目源(即创业者)和中介方(即大家投)的投研团队共同商定的,投资人在其中没有任何的议价权。

这就出现一个问题:既然是创业者自己的项目,创业者肯定会主观给出高估值。而中介方人员是否有足够的专业能力给出合理的估值是存疑的。

为何这么说?首先,通常在众筹网站上募资的是轻产业(如互联网应用)的初创企业,企业的业务模式很多时候还不稳定,甚至只有产品没有模式。这个时候,对项目价值的常规评估方法可能会失效,经验判断的重要性就体现出来,而经验判断必定是基于长周期的跟进。试问一下,就连大家投这一最早的玩家成立都不到两年,整个行业的参与者如何保证自己团队对项目的长期跟踪及研判到位呢?

其次,撇开专业素养不谈,中介方人员很可能为了更快地收取到项目提成费用,而冒商业道德风险给出高估值。

再其次,即使部分中介方人员素质好、道德水平高,但毕竟数量是有限的。据笔者了解,每家股权众筹负责尽调和估值的团队,几乎都只有5人左右。

股权众筹公司在估值可靠性上面临的尴尬,由上述三方面情况可见一斑。

再来看看领投人与跟投人的制约机制。这个机制推出的背景是,领投人与项目方的关系存在灰色地带,很多平台并没有足够的方法来界定项目方是不是通过在平台上虚设领投人,进而形成标杆效应吸引其他投资人跟投。李群林说,以前行业内通常会规定项目方与投资人不能为亲属关系,但对于“朋友”关系的界定,几乎没有平台能够保证百分百避嫌。

这也就顺势引出了风险补偿机制的出炉。如果上述恶劣情况发生,项目方恶意圈钱并破产后,跟投人的权益如何保障?李群林说,此前只能寻求司法程序来解决,而这种补偿相对于很多投资人付出的资金与时间成本是不对等的,也会消耗投资人对平台的信任,所以保险机制的推出非常必要。

更可怕的是,股权众筹或许还面临另一层烦恼,即不小心受到了产品众筹的“压迫”。

清科的研报表示,5月份众筹投资人更青睐于移动互联网、网络社交服务等行业。值得注意的是,这跟产品预售类众筹的项目几乎重叠。

这背后的逻辑很可怕。尤其在京东上周推出带有产品孵化性质的众筹后,项目的分流效应可能会显现。因为相对于创业者,与其要引入这么多懂行或者不懂行“小股东”,还不如去抱土豪的大腿。

精彩推荐:开户送体验金可提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