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日报:不应再容忍贫富差距触“红线”

2019-06-11 12:15:18

author:枚讨柠

北京国际城市发展研究院日前联合中国社科文献出版社发布了首部《社会管理蓝皮书――中国社会管理创新报告》。报告指出,我国改革开放丰硕成果背后正隐藏着种种复杂多变的不稳定风险:贫富差距正在进一步扩大,逼近社会容忍线;官民冲突、警民冲突现象加剧(9月16日《扬子晚报》)。   中国的收入差距、贫富差距持续扩大,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但扩大到了一个什么程度,出现了不同的说法。有报道去年就披露,中国贫富差距已经突破国际警戒线;而今报告又称,逼近社会容忍线。不过,国际警戒线与社会容忍线究竟有何区别,却从未见相关报告进行过解释。   经查阅相关资料,国际警戒线与社会容忍线似乎是一回事,所指的都是从国际上通用的反映收入分配差距的指标基尼系数来观察一国的贫富状况,国际公认的“红线”是0.4。而早在2010年,中国基尼系数已达到0.48。也就是说,贫富差距2010年已经越过社会容忍线,而不是逼近社会容忍线。   研究者提出“社会容忍线”这个概念,大概是想说明贫富差距触“线”之后,会带来严重的社会后果,即如果贫富差距越过了容忍线,社会便不再容忍了,各种社会矛盾与冲突就会显现出来。的确,反映贫富差距恶化的“红线”不应该去碰,否则,不仅社会极不和谐,而且社会管理成本会大幅增加。   既然2010年贫富差距已越过“红线”,那么,2010年之后出现的各种社会矛盾,我们就不能简单归结为社会转型时期不可避免的矛盾,而应该要认识到,社会矛盾加剧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贫富差距扩大,很多矛盾应该是可以避免的。如果我们早日推行收入分配改革,一些社会矛盾或许可以不发生。   在笔者看来,无论是这个报告认为贫富差距逼近社会容忍线,还是贫富差距2010年已越过国际警戒线,都在警示我们,尽管近年来通过个税调整、央企工资总额管理、最低工资标准等措施缩小贫富差距,但效果很有限。   尽管有关部门正在研究制订收入分配改革方案,表示要在今年内出台,但实际效果有待观察。比如,行业之间职工工资最高与最低相差15倍左右,显然,垄断是罪魁祸首。但要想打破垄断很难。再比如,上市国企高管与一线职工收入差距在18倍左右,这类现象已经存在多年,却难以根治。   所以,不能完全指望一个收入分配改革方案解决多年来积累的所有问题。但是,贫富差距逼近社会容忍线或越过国际警戒线,是在提醒正在制订收入分配改革方案的有关部门,不能再容忍收入差距继续扩大了,必须从社会稳定的高度来看待收入差距,必须要冲破一切障碍缩小贫富差距。   毫无疑问,贫富差距已经扩大到危险的地步,犹如“地雷”,有的已经被引爆,而有的还在潜伏状态。要想排除“地雷”,不能只是官方单方面行动,而是要顺应民意,增强与公众互动。比如,收入分配方案广泛征求民意。只有公众充分参与收入分配改革,“地雷”才有望排除。   我们要意识到,贫富差距扩大逼近社会容忍线或越过国际警戒线,不仅是一个收入分配问题,而是一个政治问题、经济问题、社会问题。政治上,缩小贫富差距只有与“官帽”挂钩才有希望;经济上,只有把改善收入差距放到经济工作的首要位置,内需才能提振;而且,只有收入分配公平,社会才能和谐稳定。张海英

精彩推荐:开户送体验金可提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