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华时报:假监管比假鸡蛋为害更甚

2019-06-14 13:02:10

author:傅水

新西兰中华新闻网消息

  由于食品安全监管牵扯到多个部门,每个部门实行分段监管,容易出现监管部门各吹各笛、各唱各调的现象,貌似大家都要管、大家都能管,到最后谁都不管。

  据焦点访谈报道,部分公司传授人造假鸡蛋技术,每个假鸡蛋成本只要5-8分钱。一家公司还向暗访的记者演示了造假过程。专家称造假原料基本上是果冻配方,这些公司的目的系骗培训费。而面对举报,多个部门均称不归其监管。

  曾有人惊呼“什么都是假的,除了假的是真的”。这种表达虽夸张,但亦有一定的现实依据,假烟假酒假药假名牌假化肥假农药假种子假牛奶……令人防不胜防,因此,假鸡蛋的出现,并不出乎意料。

  骗子造鸡蛋是假,骗钱才是真,假对假,骗中骗,骗子的醉翁之意在于骗取培训费而已。尽管假鸡蛋被证伪,但我们并不能因此而释然,尽管现有技术无法制造出以假乱真的假鸡蛋,但假以时日,谁能保证骗子造不出假鸡蛋呢?

  最关键的是,我们看到了比假鸡蛋更可怕的假监管。当记者举报这种不法行为时,北京市工商局丰台分局认为应由质量技术监督部门管;当记者找到质量技术监督部门,该部门却回应称,假鸡蛋应由农业局管;当记者找到农业部畜禽产品质量安全检测中心,相关人员却称,农业部门不管人造鸡蛋,完全属于工商部门管。皮球踢来踢去,最后又踢到了工商部门。但到最后,谁都没管。

  坊间曾流行这样的说法,“十个大盖帽管不好一桌饭”,说的正是九龙治水的弊端。由于食品安全监管牵扯到多个部门,每个部门实行分段监管,容易出现监管部门各吹各笛、各唱各调的现象,貌似大家都要管、大家都能管,到最后谁都不管。

  回眸今年的一系列食品安全事件,比如“毒豇豆”事件、地沟油事件、毒韭菜事件……都或多或少暴露出了监管之弊。以“毒豇豆”事件为例,著名医学专家钟南山说,我国食品安全监管环节仍然存在“多头管理、多龙治水”弊端,是导致类似“毒豇豆”这样的食品安全事故屡屡发生的重要原因。

  无人监管假鸡蛋的背后,与其说是体制之弊,不如说是监管部门尸位素餐。众所周知,今年年初,国务院设立食品安全委员会,其一大职能就是,提出食品安全监管的重大政策措施,督促落实食品安全监管责任。按照学者的话说就是,这标志着食品安全从分段监管向协调统一监管迈进了一步。在这种情况中,仍然出现监管部门互踢皮球的现象,就颇令人深思了。更悲哀的是,监管部门不愿意监管的案例比比皆是,不是不能管,就是不愿管。

  民以食为天、食以安为先,再也不能容忍问题食品大行其道了。日前,刑法修正案(八)草案拟新增食品安全监管渎职犯罪,草案明确规定,负有食品安全监督管理职责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要担刑责,后果特别严重的要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刑期。食品要安全,刑要上“大夫” ,当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在监管部门的头顶上,假监管才会少一些。(王石川)


精彩推荐:开户送体验金可提现